催眠物恋      
郭助教的床上,躺着两位美貌青春的女大学生。 两人都有一对难得一见、傲人而饱满双峰,只是一个看来文弱清秀,而另一个看来干练有主见。 两人身上布满了做爱后的痕迹,身上三个妙处,都充满着男人黏稠的精液。 然而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其中文弱的那一个,私处血迹斑斑,竟是第一次? (呵呵……接下来…该下一步计画了……) 郭助教看着床上两具美好的胴体,对自己这么说着。 说起来,这郭助教实在是一个可怕的天才,他不只是个艺术博士,更拥有物理、化学、心理学、室内设计……等近十个博士学位。 但是,会读书不代表他的人生过得幸福、顺利。 当他发现的时候,他再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朋友的人,甚至连暗恋的女人都早已结婚生子,嫁给他一向看不起的小工程师。 钻牛角尖的个性,最后终于让他发狂,他要夺回他的女人,夺回属于他的东西。最后,他走入了催眠的魔咒之中。他发现,人类对光,或者说对颜色,会有各种不同的感受。而把颜色进展到图形时,甚至会有不同的意思包含在里头。再配合各种灯光和摆设的设计,就可以让人在长久的接触下,不知不觉的接受这些有意义的“意思”,就如同催眠的暗示一般。再加上他在颜料里加入了他所调配出来化学药剂,那会散发出一种人类感觉不出来的味道,但是却会让闻到的人心情放松,并更加容易接受暗示。 他在画中加入了一些暗示,一些能改编别人的人生的暗示。 然后,计画便开始了…… 在台湾的中部,有一个号称“台湾的东大”的美丽校园、辈地一百五十顷的完全学校。 纪筱雅是一个今年刚转学进来的转学生。身为转学生的她,理所当然没有多少朋友。虽然不是说与班上的同学不合,但总是有种相处不来的感觉。幸好,这是一座美丽的校园,而且是一座充满了艺术气息的校园。甚至在学校里,就有一座规模不小的美术馆。喜爱美术的她,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放松自我,尽情享受沈浸在美好事物中的感觉。 「筱雅学妹!筱雅学妹……」 她回头一看,原来是系上的学姊?杨佩婷,她是一个温柔、热心而且才貌双具的学姊,虽然总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却如一个大姐姐般,常常担心纪筱雅这个难以融入班上的转学生。 「呵呵…佩婷学姊,跑慢点,我又不会跑掉……」筱雅轻笑的说道。 「呼…呼……还跑慢一点呢,不把你叫住,你又不知道神游到哪去了……」说到这,两人不由得一起轻笑了起来。 「好了,别笑了,说正事呢……」 「什么正事?」筱雅好奇的望着学姊。 「这次系上转来的那个新助教準备办一个个展,所以要找几个学弟妹出公差,要帮忙佣置,学姊这一组还缺一个人,学妹你看……?」 「嗯……」筱雅侧着头可爱的思考着。 (那个新助教啊……好像叫郭俊男还是郭俊龙的…长相蛮普通的…听说外面评价很高…不过抽象画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见仁见智了……希望不要是个被捧起来的绣花枕头……)虽然内心在思考着一些不怎么可爱的东西。 「学妹……」 看着佩婷着急的样子,筱雅更是装模作样的想了好一会儿。 「嗯……三顿吃到饱,野宴级的!」 佩婷听了一呆,马上讨价还价︰「一顿,上阖屋级的!」 「不行,至少两顿野宴!」 「好,成交!」 两人相视一笑。 半个月后,这个简单的个展就屋置好了。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在学姊的领导之下,大家很融洽的把工作做完。而筱雅也改变了自己的心态,虽然助教长得普通,但他的画确实有其魅力,虽然不是很清楚其中的意境,但是所有组员还是跟筱雅一样的爱上了这些画。 一方面是因为喜爱这些画的关系,再加上这次个展从你置、灯光乃至装潢,都由她们一手包办,让所有人都像生出了小鸡的母鸡一般,即使没有轮到顾柜台的班,也忍不住几乎天天来报到。 这一天,轮到筱雅和佩婷一起顾柜台,到了正要打烊休息的时间。 「嘶……」筱雅一边收拾一边深吸了一口气,感叹的说道︰「呼……明明都是同样的颜料味道,怎么是觉得这里的特别好闻呢…?」 「呵呵……你那是心理作用……自己的儿子总会比别人好,费了那么多功夫搞这个个展,不当她是儿子怎么行呢……?」 「呵呵…那倒也是……」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收拾,很快就做好了一切,可以準备回家了。 「咦?老师,你怎么来了?」 听到佩婷惊喜的声音,筱雅回头一看,果然是郭助教。 「呵呵…你们两个明后两天都放假吧?」 两人齐齐点头。 「其实这次因为空间的关系,还有几张图放在老师台北家里没摆出来,老师等下要回台北一趟,问看看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好啊!」佩婷爽快的答应了。 (可是…就两个孤身女子跑去老师家……) 筱雅心里疑问刚升起,马上一股强烈的想法沖击她的脑海…… (…!老师……对……!………相……!) 「呜……」剧烈的感觉让筱雅不由得呻吟了出来。 「筱雅,你怎么了?」佩婷马上关心的问道。 「不…没什么……」接着筱雅又迷惑的呢喃着︰「我刚刚…好像在想着什么……」 (啊…!对了……我刚刚在想,这么晚了去打扰老师,会不会不大好?) 不过想去看老师的画的欲望压过了一切,筱雅便按过不提。 到了停车场,郭助教贴心的让两个女孩子坐在后座,微笑的说道︰「你们两个今天顾柜台顾了一整天,都累了吧?今天让老师充当司机,你们两个先在后座睡一下吧?」 两女欣然接受。 上了车,筱雅舒适的坐在后座,闻着车上淡淡的香水味,听着老师放的不知名的音乐,不可思议的居然有种如同回到母亲怀抱一般的感觉,让筱雅很快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筱雅只觉得若能永远这样维持下去,是件多么美好的事。但是要维持什么呢?她不知道。 「筱雅,筱雅……」 「呜…」 「筱雅,已经到老师的家了喔,你该起床了喔……」 「嗯……」 筱雅还有点迷糊,但一下就清醒了起来。 「咦?学姊,你什么时候跑到前座去坐了啊?」 「呵呵……你这小睡猪,刚刚开到一半到休息站休息的时候,我看你睡得跟死猪一样,我又睡不着,就来前面陪老师聊天言……」 一行人边聊天边走入屋内,那是一栋在湖边的透天别墅。 「咦?学姊,你身上怎么有一股好好闻的味道?怎么嘴巴也有?你刚刚吃了什么吗?」 佩婷闻言脸色一红,只是含糊的敷衍着︰「呵呵…这是学姊最近发现的一种养颜圣品……等下再介绍给你吃……我们先进去吧……」 筱雅不疑有她,赶紧跟着学姊进入屋内,却没发现学姊的内裤早已不翼而飞,内里更注满了一股与学姊嘴里味道相同、白色而浓稠的液体…… 进入屋内后,学姊先跑到了别的房间去,似乎是要换衣服。 (奇怪?学姊有带衣服来换吗?) 但是想看老师的画的欲望实在太过强烈了,顾不得其他,筱雅先跟老师去看他没发表的画。 一进入摆画的房间,筱雅就感到有一股强烈的感觉,从视觉开始,沖击她的意识。整个房间,从灯光、摆设、装潢直至画本身,完美的融为一体,彷 在叙述一则攸远的诗篇,那内容,彷如可以吟唱出来…… 「我绝对相信老师…」 「老师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我的身体、心灵乃至灵魂,都是属于老师的……」 「老师是我生命中的一切,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取悦老师……」 不知不觉中,筱雅口中低声叙述着这些内容,但她的意识还停留在对画的感动,完全没意识到,她的灵魂与身体,已经出卖了她的一切,给那个被他称作老师的男人。 「……你将……,…把……,…走………」 耳边,似乎听到老师说了很多话,但是筱雅的意识却没听进一句,她知道这样很没礼貌,但房里的画给她的沖击太大了,大到让她无法自己。 筱雅终于发现只剩她一个人在这个房间中。虽然她还想继续欣赏这些画,但她的内心总觉得有些事要去做,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事。她走出了房间,屋外的灯光色调似乎变了,但又好像没变。她彷 感受到一段段的讯息涌入脑中,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她决定顺着那种感觉走。就像曾经做过了无数次一般,她顺着走廊,弯了几个弯,走进一个房间中。 房内摆满了无数衣物,但是筱雅熟练的打开其中一个柜子,拿出了一套衣服。 那是一套cos朝比奈实玖留的女僕装,紧身的束腰完美的突出筱雅那对雄伟而饱满的Fcup巨乳,诱人的迷你裙,更将她那对修长、性感的双腿裸露出来。虽然顺着感觉穿了这套衣服,但是筱雅的心里一样感到极度的害羞。 (这…这套衣服…怎么……怎么设计成这样……好像要叫色狼来侵犯似的……) 少看小说漫画的筱雅当然不知道,从某方面来说,这套衣服确实是设计来让人侵犯的。 虽然害羞,但是筱雅还是继续照着感觉给她的讯息走,她觉得那会是她人生唯一的意义。 害羞的走出房间,继续走着,筱雅并没有发觉,从她把小裤裤脱下后,她并没有再穿上另一条。 「啊…!」 走到了目的地,打开门,老师和学姊正在沙发那看着电视。 两人对筱雅的穿着没有感到任何讶异。 而筱雅也没有对老师和学姊正在做的事感到任何疑惑。 或者说,把所有的疑惑正常化…… (嗯…学姊怎么只穿着一件衬衫,胸罩和小裤裤都被看到了……) (呜……是了…屋里有点热呢……学姊这样穿也是正常的……) (学姊跪在老师面前…好像在做什么……) (啊…是了…学生跪在老师面前,驯服的听从老师的指示…是件正常的事……) (呜…学姊正在做什么呢……她用嘴巴舔着老师胯下那根长长黑黑的东西……) (是在做什么呢……?) 室内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气氛,让筱雅静静的看着学姊的动作。 她看得很专注,就像学姊服侍老师一样的专注,看着学姊一下用手,一下用口舌,一下又用她胸前那Ecup的巨峰夹住那一根长长黑黑的东西,彷如身感同受。 「呜……」 过了好一阵子,老师好像感到很舒服,从那东西里喷出了许多白色黏稠液体。 「呼……」 这时老师似乎终于注意到了刚走进来的筱雅。老师等待佩婷用嘴巴将他的下体清理乾净,在佩婷耳边似乎说了句什么,佩婷便脸色一变,双眼茫然的直视前方,然后郭助教便不管她站起身来,走到筱雅身前。 (老…老师走过来了……) (老师的身体……有股好好闻的味道……好想一直闻下去……) (老师…老师对我笑了……) 筱雅紧张的看着身前正微笑着的老师。 「筱雅,你的妈妈是不是叫张怡雪,曾是XX大学XX系……」 筱雅虽然不知道老师为什么知道这些,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嘿…」老师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果然没错……」 筱雅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为什么会笑,只觉得老师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她,让她陶醉在其中。 「啊…老师……」 老师伸出他的右手,隔着衣服把玩着筱雅雄伟的乳房。 「怎么?不喜欢老师这么作吗?」 「不…筱雅……筱雅喜欢老师做的一切……」 「那老师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老师…老师正在摸…摸筱雅的……的…胸部……」 「不对,老师正在摸母狗筱雅淫贱的大奶子!」 「老…老师正在……正在摸母…母狗筱雅…淫贱的大…大奶子……」 筱雅羞红了可爱的小脸,虽然老师要她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但是这么下流的话,还是让小雅感到极度的害羞。 「哼…果然是遗传吗……这对用来勾引公狗的大奶子……」 「屋里的画!」突然,筱雅听到老师说了什么,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看着筱雅眼神茫然的看着前方,如同一个精的洋娃娃一般,郭助教确定她又一次进入了催眠状态。 「呵呵…」郭助教得意的看着他的战利品︰「没想到真的能够成功……」 「不过第二个实验品而已……就已经熟练得近乎老手……」 「人要堕落,果然是如此的简单啊……」 郭助教微笑的看着两个美女,就这么茫然无助的直视着前方。他享受着这种掌握一切的感觉。 她们将会柔顺的服从他。她们将再不会背叛。她们,是属于他的! 一个礼拜后,这天又是筱雅和佩婷轮班。 那天过后,筱雅约了她的姊姊和妈妈一起来看这个她们一起精心 嬉的个展,果然姊姊和妈妈也一起爱上了老师的画。 而令人惊讶的是,妈妈和老师以前居然是大学同学,还同班了四年,不过两人没什么交集就是了。 从那之后,姊姊和妈妈天天都会跑来这里看画展。这不,她们两人又站在那里看了。 「妈,姊,美术馆该打烊了喔…」 「嗯……」 两人都沈迷在画中,舍不得离开。 「妈,姊,其实老师还有些画放在台北家里,你们要不要去看?」 两人忙不跌的点头。 (果然老师的画美好得会让人沈迷呢,才一提马上就急着答应,都不懂得考虑其他的事了呢……) 接下来,由学姊开车,四人一起上台北。 一上车,筱雅就开了一个隐密的机关,让后座充满老师所调配的药剂,并打开音乐,这会让坐在后座的妈妈和姊姊更加的服从,只服从于老师…… (嗯……晚上…老师又会多两只听话的小母狗了呢……) (真期待…当我跟姊姊还有妈妈都脱光了衣服……翘起我们那淫蕩的小屁屁……老师会用他的大棒棒先谁呢……?) 筱雅相信,这个问题很快她就会知道了。而且老师的母狗,也将会越来越多。不管是系上的美女老师还是系上学生,亦或者这些人的家人朋友,她们都将只会有同样的一个命运。成为老师驯服而可爱的小母狗…… 这是我从催眠物恋中找来的,也忘了题目了,所以直接写催眠物恋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绝情谷中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