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爱─外章      
我今年22岁,家里有爸妈及一个姊姊。爸妈因为感情不好所以从5─6年前开始就分居,只是还没有离婚罢了。我的姊姊叫宜文,去年嫁给了一个电脑工程师,他叫志成,也就是我的姊夫,我们家人都叫他小成。姊姊跟姊夫结了婚以后就跟妈妈住在一起,而我呢,因为学业的关係目前在新竹租房子住。只有在週末时会回到台北跟妈妈及姊姊住。 在6月的某一个週末,我依惯例回到了台北。那天晚上,因为正值夏天,天气烦热,所以我在房间裏关着门吹着冷气看电视。姊姊去参加同学会还没回来,而妈妈正在厨房为我和姊夫準备晚餐。 看了约莫一个小时的电视,因为口渴,走出了房门到厨房去找水喝。到了厨房,瓦斯炉上还有一锅汤正在滚着,但是妈妈并不在厨房,倒了一杯水一后,走回客厅也没有看到妈妈,而且姊夫也不见了。在我正觉得奇怪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声呻吟声,好像是从后面的阳台传来的。当我轻声走到窗边看到了妈妈和姊夫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凯住了。因为妈妈正在为姊夫口交。她一手抓住姊夫的阴茎,嘴巴含着那巨大的阴茎,前前后后的移动着,一手正放在内裤内做摩擦的动作,同时脸上还带着一斯满足的表情。而姊夫则闭着双眼,双手正在揉搓妈妈的双乳,可以看出正在享受着无比的快感。我完全凯住了,我的心跳变得愈来愈快,而我的阴茎也在不知不觉中勃起了。虽然我内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要阻止他们,但我却没有那样做,或许是因为害怕,也或许是因为我正在享受着这个景象。接下来,换做姊夫帮妈妈口交,妈妈坐在洗衣机上面,内裤早已脱下,而姊夫正把他的头埋在妈妈的阴户上。妈妈闭着眼正在享受着身体的快感,也不知为什么,妈妈突然睁开了眼,而她的目光刚好和我的目光相 对,我的身体阵了一下,于是马上回到了房间里去。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妈妈叫我吃饭。到了餐厅,我一言不发,妈妈也不说话,只有不知情的姊夫一直在夸妈妈做的菜好吃。我呼噜呼噜把饭吃完,就回到了房间里去了。 当晚,我一直都无法入睡,妈妈和姊夫口交的画面一直在我眼前出现。除了在A片之外,我未曾看过真正的女体,而我所看到的第一个女体,竟然是我妈妈,而且妈妈和姊夫竟然在口交。我的心里非常的矛盾,一方面觉得妈妈的这种行为是不可原谅的,但另一方面我的阴茎整晚都处在勃起的状态,而且有一股莫名的性奋。 到了深夜,姊姊跟姊夫早已到楼上睡了,但是我依然无法入睡,大概到了半夜两点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敲我房间的门。 「小健,睡了吗?妈妈有话想跟你谈谈。」原来是妈妈。 「请进!」 妈妈进了房间,保持了一会儿的沈默,她终于开口了: 「我想,我和你姊夫的事情你都已看到了,你会不会怪我?」 我依然沈默不语。 「唉!我和妳爸爸分居已经快六年了,这5─6年来妈妈真的过得好苦。你已经二十多岁了,我也不瞒你说,妈妈真的需要男人的爱,女人一天没有男人,就不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但是以我跟你爸爸目前的社会地位,我们实在没办法离婚。今天发生这种事情妈妈心里也很矛盾,毕竟小成是我的女婿呀。虽然有过很多次想结束这种不伦之爱的念头,但是妈妈的身体太不争气,就是没有办法忍受寂寞。小健你能了解妈妈的感受吗?」 我依然不发一语,妈妈继续说: 「这也不能怪你,毕竟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太大的打击。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保持这个秘密,毕竟你姊姊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虽然你姊夫跟我有不正常的关係,但是他还是爱你姊姊的,我不希望因为我而使他们的婚姻破裂,你能答应我吗?」我点了点头。 「谢谢你!妈妈以后会尽量克制自己的,最好是不要再有这些事情发生,身体寂寞也只好忍一忍,唉….」这时妈妈突然注意到我那勃起的阴茎,她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过了一会儿,他乾咳了一声,说道: 「妈妈还有一件事想要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诚实的回答我。」 「妈你问吧」我说。 「你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 「那….你还是个处男吗?」妈妈有一点迟疑的问到。 「嗯…..」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你今天看到妈妈和姊夫在那个的时候有什么感想?」妈妈语带颤抖的问着。 「喔..那个….」我实在没有勇气说。 「你不是答应妈妈要说实话了吗,没关係,告诉妈妈,你….是不是有些.. …性奋?」 我点了点头。这时妈妈才鬆了一口气似的说: 「妈妈注意到了你的那里一直处在勃起的状态。没关係,都二十几岁的人了,也难免有那一方面的需要的,我不会怪你的。」妈妈继续说。 「嗯..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嗯..你为什么会性奋呢?」妈妈好不容易才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我..嗯..因为..嗯..」妈妈看出我的迟疑,于是说: 「没关係,不想说就别说了,妈妈不会逼你的。」 「不是的,妈!我..我只是,我只是..觉得..嗯..我只是觉得妈妈真的很漂亮。」我鼓足了勇气把话说了出来。妈妈轻声笑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了,妈妈很高兴!好啦,时候不早了,赶快睡吧!」说完,妈妈轻轻的吻了我的脸颊后就离开了我的房间。 妈妈离开了我的房间后我依然不能入睡,肿胀的阴茎也依然没有消下。我只好用我的双手解决了我的慾望,但是我在自慰时想到的都是妈妈的胴体及妈妈在替姊夫口交时的表情。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几乎每天都想着妈妈的身体自慰,而且有时还要一天好几次。 考完了期末考,又是一个漫长的暑假。8月初的时候 ,姊姊跟姊夫请了休假去东南亚度假去了。家里只剩下妈妈跟我两个人。自从那一天晚上以后,妈妈没有再跟我提起有关6月的那些事情,而且他也好像已经结束了跟姊夫之间的不伦之爱。但是,妈妈似乎也变得比较沈默了,甚至有时终日都说不上几句话。 晚上经过妈妈的房间也常常可以听到她的叹息声。我实在很难过,我常常在想:「是不是因为我的关係妈妈变得不快乐了?若是我在当天没有偷看的话妈妈,妈妈会不会过得比较快乐一点?我是不是有义务要让妈妈过得快乐一点呢?」每当想到这点,我的阴茎就会不知不觉的勃起,而且总是在数次的幻想与自慰之后才能入睡。 那一天晚上,是姊姊他们去东南亚的第4天。吃完了晚饭,因为没事,所以家里很快的就熄灯了。我躺在床上,眼前又浮起妈妈的影像,而我的阴茎又勃起。 我边套弄着我的阴茎边想:「再过两天他们就会回来了,我若想要妈妈幸福也只有这两天的机会了。」但是想归想,总是提不起勇气来。当我射出了精水后本想可以睡了,结果没过多久,阴茎又勃起了。我实在无法入睡,于是就走到了妈妈的房门外,在门外依稀又听到了妈妈的叹息生。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敲了房门。 「妈!你睡了吗?」 「还没有,什么事?」 「妈,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进来吧」我推开了房门,看到妈妈穿着透明的睡衣躺在床上。我目登口呆的看着,却忘了说话。妈妈发现了我的视线注意着他的身体时,并没有去刻意遮住它。 「什么事啊?」我突然被她的话所惊醒,我走到了她的床边坐了下来,说: 「妈,我知道你最近过的很苦,我也知道自从那天晚上以后你也没有在跟姊夫那个。我实在很对不起妳,都是因为我,妳才过得这么不快乐,我实在很对不起妳。」 「傻孩子,别说了,那本来就是不正常的关係。幸亏有你,我才能及时觉悟,没有使妳姊姊的婚姻出问题,妈妈还要谢谢你替我保密呢。」妈妈微笑着看着我。 「妈,不是的,我知道你很寂寞。自从那天以后,我每天都会想起你,我每天都要…」 这时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而且他也注意到了我的阴茎竟然是勃起的。 他看着我,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问到: 「怎样?每天都怎样?」 「每天都想…让妳幸福!」 妈妈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承认,于是就说: 「妈已经很幸福啦,看你们都这么健康、快乐,我怎么会不幸福呢?」妈故意装作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她的脸已经有些红了起来。 「我不是说那种幸福啦,我是说…..我是说在…在性生活上的幸福!」我鼓足了勇气,向妈妈吐露了我积藏已久的心声。 妈妈并没有做出很惊讶的表情,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孩子,你要知道我们是母子,我们不能有超出母子关係以外的关係。妈妈过去做错了事,这并不是说妈妈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妈妈因为一时踏入误途,和你姊夫发生了关係,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做错了。你了解吗,小健?」我的心有些急了,说道: 「不是的,妈!我知道妳每天晚上都在叹气,我知道妳还是不能忘记和姊夫之间的关係,我是妳唯一的儿子,只有我能让妳幸福,妳难道不了解吗?」说着我掏出了我那肿胀已久的阴茎,又说: 「妈,我是妳生的,我身体的每一部份都是来自妳的身体,我想要再回到妳的身体里面,我想要让妳幸福!」 当妈妈看到我那肿胀的阴茎时,他那坚决的意志似乎也有所动摇,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注视着我的阴茎。我忍不住扑向了妈妈的身体,抱住了她。妈妈并没有抵抗,我开始亲着妈妈的脸颊,用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及阴部。妈妈发出轻轻的呻吟,或许是因为太紧张的关係,我的粗鲁的动作似乎弄痛了她。她皱了一下眉头,用手扶起了我的头,对我说: 「不要急,我想你是第一次,让妈妈来教你。」我像婴儿般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首先,你的动作必须要温柔,不可以太粗暴。」我又点了点头。 「现在轻轻的帮妈妈把睡衣脱掉」我照做了。 「再来你要用你的双手轻轻的爱抚这里。」说着他将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用你的嘴吸这里,记得要轻轻的,不可以太用力。」我按照她的意思,用我的嘴巴轻轻的吸着她的乳头。那是一种我所熟悉的感觉,我似乎又回到了婴儿时期。当我吸着妈妈的乳头时有着无比的满足感。妈妈似乎因为我的温柔开始有了反应,她的脖子向后仰,双手放在我的头上,嘴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我受到了鼓舞,于是将右手滑向妈妈的阴部,隔着内裤摩擦着她的阴蒂(我想那应该是阴蒂吧)。妈妈的呻吟声愈来愈明显,而且她的下体也随着我的抚摸开始摇动。 「现在,我要你用你的舌头来……舔妈妈的那里。」妈妈好不容易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而且看得出他是处在极度害羞的状态。 妈妈脱下了她的内裤,自己闻了一下内裤的味道。他似乎非常惊讶于她的内裤可以湿的如此的厉害。他用张开了双腿并用她的双手,再次扶着我的头部,慢慢的将我的头滑向了她的阴部。 当我第一次闻到从妈妈的阴部发处的气味时,我全身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那是我从未闻过的味道,它是那么的迷人,也那么的醉人。我忍不住伸出了我的舌头,开始舔着她的大阴唇,小阴唇及她的阴道。那里的味道比我想像的还要好,那种酸里带鹹的味道比我在这一生所吃过的任何一种美食都要美味。我愈舔愈性奋,愈舔愈激动。而妈妈也因为我卖力的演出而开始激烈的摇动着她的下体,嘴巴里一直叫着「喔…喔….喔….」并带着浓厚的喘息声。突然间,我感觉到有大量的液体从妈妈的阴道里流了出来,而妈妈全身的肌肉也僵硬了起来。这种状况大概持续了5秒钟,妈妈的身体才软了下来。我知道我让妈妈高潮了,我可以从她的嘴角看出她的满足。 「小健,你让妈妈幸福了!瞧,你的阴茎已经涨的这么厉害了,真苦了它,让妈妈来为你服务吧!」说着,妈妈用她的右手轻轻抓起了我的阴茎,并轻轻的套弄着。我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没想到,妈妈突然用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阴茎,开始上下的移动着她的头。我被妈妈的举动吓了一跳,我万万没想到妈妈竟然会为我口交。那种感觉是我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妈妈也许是因为和姊夫有过丰富的经验,没有几分钟,我就达到了高潮。而且把我的精液全数射进妈妈的嘴巴里。我吓了一跳,怕妈妈会因为我将精液射在她的口中而感到厌恶。于是,我连忙说: 「喔,妈对不起,因为太舒服而忘了把我的阴茎抽出来。」 没想到妈妈竟然一口气吞下了我的精液,并对我微笑着说: 「傻孩子,妈妈怎么会觉得髒呢。你的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任何一滴分泌物,对我来说都是宝贵的,我不但不会厌恶它,我还非常高兴我这一辈竟然有机会喝到我儿子的精液呢!」 听到妈妈这么一说,我放心了,而且我的阴茎以竟然又硬了起来。妈似乎惊讶于我源源不断的精力,说: 「果然是年轻人,不到5分钟又恢复了原貌。来,让妈妈教你怎么插入吧!」 说着妈妈张开了它的双腿,用手抓住我的阴茎,对準了它的阴道,说道: 「来,用力向前!」我照妈妈的话,用力将我的阴茎向前顶,妈妈大叫了一声「啊!」我呆住了,我怕我伤害了妈妈。我的阴茎依然插在阴道内,但我没有进一步做抽插的动作。这时突然听到妈妈说: 「好舒服,再来,小健,好舒服,再让妈妈幸福吧!」这时我才知道,妈妈原来是因为太舒服而叫出来的。于是我开始抽动我的阴茎。那又是另一种我未曾经历过的感觉,当我的阴茎滑进那因淫水而润滑的阴道时,我似乎感觉到我的阴茎好像被妈妈的阴道吸了进去。每一次的抽插都让我感到彷彿置身于天堂般的快乐。我的动作变得愈来愈快,我的呼吸也变得愈来愈急促。而妈妈也随着我阴茎的动作摇动着她的下半身,嘴里不停的叫着「啊….啊….」终于,我又高潮了,而妈妈也在我射精的那一煞那 达到了高潮。我们两的身体紧绷了数秒钟后,双双软了下来。我的阴茎依然插在妈妈的阴道内,没有拔出来。而我的嘴已经贴上了妈妈的嘴唇,我们热烈的亲吻着,早已把母子乱伦的罪恶感抛在脑后。过了不知道多久,妈妈先开口说话了: 「小健,妈妈现在已是你的人了,我不敢虹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将来你娶了老婆以后可不要忘了我,可以的话也常常让妈妈幸福好吗?」 我笑了。 「妈,放心,有了妳我不会,再去找其他的人了,妳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有了妳我不可能再看上别的女人,我要娶妳,我要让妳幸福一辈子!」 妈笑了,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我们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直到天明。 在接下来的一天当中,我们母子两个依然浸淫在母子乱伦的快感之中。 后来,我和妈妈决定搬出来,不再和姊姊他们一起住。一方面是怕妈妈跟姊夫再发生关係,另一方面也方便我和妈妈做爱。 我们搬了新家以后就开始过着真正夫妻般的生活。 又过了几年,妈妈怀孕了。我知道在这里妈妈是不能生下这孩子的,于是我跟妈妈决定移民到国外,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 现在,我和我的太太雯希──也就是我妈,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对了,还有之前雯希所怀的小孩,因为是近亲婚姻,所以在胎儿时期就发现有严重的身体缺陷,于是在怀孕5个月的时候就把他拿掉了。自从那次以后,我们都会做好避孕措施,以免再发生让雯希受苦挨刀的事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风月大陆 第十章 心之呼唤
评论加载中..